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aqiang7191 的博客

 
 
 

日志

 
 

[原创报告文学] 亲历农村计划生育稽查运动  

2013-01-05 23:37:52|  分类: 生活日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起“农村计生工作”这个概念,有些人总会自然地把它与“暴力”、“对抗”等联系起来,过去我对农村计生工作的印象多少也有这样一些认识。可是,近期自己亲身经历了两天的农村计生运动,使我原来的那些看法得到了彻底的改变,使我对农村开展计生工作情况有了更深的了解,也使我体验到了农村基层领导干部开展工作的困难和压力。

   
        在这里,我把自己亲历的被称为“天下第一难事”的农村计生工作的记实材料,予以公开,以飨读者!这都是真实的记录,也许我的经历、我的所见所闻与广大读者耳闻目睹的政府在农村开展计划生育的情况有出入,甚至是很大的出入,但那也不足为奇;因为之前我对此项工作也认识不足,也了解不多,而且我反映的只是我所在的工作组的情况,只是我参加运动时的情况——


       3月份,是本地开展的计划生育宣传和稽查活动月。3月16日,我单位所联系的F镇决定第二天要开展一次规模较大的计生稽查行动,由于单位所派出的驻F镇计生工作队(只有5人)人力不够,当天晚上,单位领导令我再带七八个同事于次日凌晨赶下去支援行动。

 
       我平时很少到F镇,也从未参加过计划生育运动;这次领导临时派我参加F镇的计生运动,我还真不知道是有幸还是不幸!心里就想:既然从未参加过的事情,既然是很少到过的地方,也许还有些刺激,我就权当是进行一次特殊的旅游好了!


       17日,凌晨四点我们就起床,四点半从县城乘车出发,五点十分到达F镇,五点二十五分在F镇政府大会议室参加了本次行动的动员大会,活动的副指挥长、F镇镇长部署了行动的方案,这次行动是要“攻克”该镇计生工作的钉子村——Q村。由于近几年来,Q村计划生育工作很难顺利开展,党的计划生育政策在该村没有得到真正贯彻落实。所以,这次要对Q村进行全面的计划生育大稽查,镇里各机关单位全体干部职工几乎都参加了行动,联系该镇的五个县直部门的计生工作组也都增派了力量,因此参加行动的人员达到200多人。F镇书记S在会上强调了行动纪律,并要求大家注意工作方式、方法,“吃”得下就“吃”,“吃”不下可以考虑放弃,要确保安全,遇到涉及人身安全的攻击要及时报告指挥长。


        第一次参加计划生育运动,我觉得很新鲜,加上行动是在凌晨,而且F镇党委书记会上要求大家把手机都关上(估计是担心走漏行动消息),所以又觉得很神秘、很刺激!

   
        动员大会五点四十五分结束,参加行动的200多人分四个小组,大家以小组为单位分别乘坐二三十辆大小汽车向Q村出发。
  
   
        一路上,车窗外的路两侧黑灯瞎火的,这是黎明前的黑暗,远处偶尔传来几声犬吠声;我只觉得车辆老是在小路上拐弯、拐弯,又拐弯……六点零五分的时候,车子在路上停了下来,前面是一片鸡鸣犬吠声,虽然没有看到房子,但我估计是到达Q村了。坐在同车副驾驶座上的F镇的一名领导——我所在小组的组长H,率先下了车,然后又回头往车里说:“到了,前面就是Q村。请大家下车,走路进村!”我下车,往后面一看,哗!停了一路的车。


       所有车子上的人员都下了车,车灯关上后,四周围里一片黑暗,200多人只有几个带了手电,大家一个跟着一个默默的有序的往前走去,这情形真有点象夜里行军。这时候,前面的鸡鸣犬吠声一浪高于一浪,我觉得更加刺激,这很象一次军事行动!


       刚走到村边,组长H叫我们停下,他安排我和另一名同事、两名镇干部四个人负责村口一幢两层新楼房的人家。两名镇干部就站在农户的门口把守着,我和同事则在楼房靠路边的屋檐下站着或蹲着小声地聊天。工作队200多人全部进村并到达指定位置以后,停在村外的二三十辆汽车才悄悄地慢慢地开进村子中间,然后一列地停放在村中央的村委会前的村子主道上。


       这时候,天还没亮,村里灯光很少,还没有村民起床,四面都是犬吠声;老天爷还下了几滴小雨,使人感到了几分的寒意。如果身边没有这几个同伴,这个黎明前的黑暗还真是让我感到几分恐惧!


        我轻轻地走过去小声地与镇干部交谈,才了解了工作的大概程序。原来,我们须在天亮前进村就是要在超生对象起床出门前到达,才能有效地开展工作;我们守着的这户是镇里早就来了解、侦察过、摸过底的,已经掌握了基本的情况:这里住着兄弟两人,两人均已结婚,都是超生的对象,都生了几胎;兄弟两对夫妻,一对已到广东打工,只有一对在家。


       六点半左右,天逐渐亮起来了,一些住在靠村道的村民从窗口里探出头看,想看个究竟,当看到几十辆车停在村道上,感觉到那草木皆兵的阵势,又马上把头缩回,关上了窗门。


       将近七点,村子里的小卖部开始开门;卖猪肉的小贩也骑着摩托车从镇里拉肉回来了;偶尔,几个勤快的中老年女人挑着粪桶在往村边的菜地走去。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打开我们守着的这幢楼房的门口,探出头来,看了看,然后走了出来,一种复杂的表情洋溢在满是皱纹和斑点的脸上;身体瘦削的老妇对我们工作人员的咨询、稽查毫不理会,自顾的双手反抓在背后,有些左顾右盼地在村道上溜哒着,看来她是在为她的儿媳妇侦察情况,了解形势,看看工作组进村开展工作的情况。


       八点左右,村民们渐渐的开门出来开展户外的活动和生产劳动,鸡、鸭、鹅、猪、犬等各种禽畜的叫声混杂在一起,整个山村开始热闹起来了。其他工作小组纷纷传来捷报:已经成功地动员了几例超生对象去采取措施了。我们小组所稽查这户的“儿媳妇”终于开门出来了,这是一个接近三十岁的少妇,身材显得略有些矮胖,披肩的长发有些蓬乱;她操着一口外地的口音,正拿着口盅、牙刷往卫生间去洗漱;在门口的工作队员及时地向她亮明了身份并说明了来意,她没有理会。等她洗漱完毕,大家又耐心地向她宣传计划生育的有关政策。我们没有看到男主人,从少妇的口中知道她丈夫已经外出打工了。少妇知道自己已超生,但她就是不愿意落实节育措施,所以口气很硬。


       “我是不会跟你们去扎(结扎)的。我去扎了,我老公去包二奶怎么办?你们能保证他不会因此去包二奶吗?”少妇说。


       少妇竟然把去“结扎”与丈夫“包二奶”这两个风牛马不相及的问题联系起来,显然,她对于计划生育知识、节育知识了解的并不多,或者说了解得还比较简单,认为采取节育措施会影响到正常的夫妻生活;实际上,这也是农村比较普遍存在的一种现象,这说明我们的一些基层政府及其工作人员对计划生育政策和相关知识的宣传工作还很滞后——我想,这也是农村计划生育难以开展的主要原因之一。


       面对这样一个对计划生育知识知之甚少的超生对象我们工作队员惟有进行耐心的政策宣传,进行认真的节育知识教育,进行苦口婆心的说服劝导。最后,经过几个工作队员的轮番地磨嘴皮,少妇终于同意跟工作队去采取节育措施!
  

       将近九点,我们又转到另一户超生对象家里,但是由于我们来晚了,已经是人去房空,主人已经不知去向,只见到一个长着银发的老太婆在家。没法,我们只好再去支援其他小组开展工作。


       这时候,我觉得自己是肌肠碌碌,身体不觉打了几个寒颤,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没有吃过早餐。从县城出发前,我以为镇里会统一安排早餐,直到从镇里开完会出发进村,我才在车上从单位派下来的工作队员口中知道镇里从没有统一开早餐。我对单位派下来的工作队员的艰苦生活和艰难工作又有更深的了解。


       工作队每成功地动员一个超生对象去落实措施后,就得安排车辆送她(他)到镇里。我去找司机开车送人的时候,我的司机把我拉到村中一个小卖部,县、镇的几个司机和随队保驾护航的干警正躲在里面慢聊细咽地酌着早酒吃着早餐,旁边一个脸盆里盛着煮好的面条、米粉;我来得还真是时候,毫不客气地吃上了两碗面条,终于解决了早餐的问题,再也不肌肠碌碌,身体也暖和了许多。饱后打听,原来这小卖部的主人是这其中一名干警的朋友;难怪有这等好事!也算我遇到贵人了!

 
       走出小卖部,外面竟然下起了倾盆大雨。工作队员有的躲到村委会里,有的挤在村中各个小卖部里,有的站在超生对象家门口的屋橼下;我跑到面包车上躺了一会,由于必须关上车窗,车内空气太闷;只好又跑到村委会去聊天。


       九点半,大雨停了。所有的工作队员都集中到几个还没有落实措施的超生对象家。


       我走到一户位于村子尽头路边的人家,这家的围墙就建在路边,里面是一幢两层的的楼房,门外已经站着几十个工作队员;我走近看看,仅科级领导干部就有十几个,这阵势,象是来请什么贵客似的,大家轮番地到楼上去做女主人的工作,最后顶不住工作队轮番的口水战,一个将近三十岁的少妇(大概就超生的对象)终于被劝上了门外的面包车。


        至此,工作队总共已经成功地动员了十五六个超生对象出去采取措施,成效很显著!


       搞掂了这一户,大家又来到村委对面的一户人家,这也是一幢两层的楼房,一楼的商铺大门隔着道路与村委会相对。原先,这户一直有几个队员在此象站岗似的守候着,等到大家来了,守候在此的队员就开始不停地敲门、叫门。久敲不开,一名本地的镇干部就跑到楼房后面,发现有后门,从后门入屋,开了门。我跟着大家进了屋,发现一楼铺内堆满了干木薯片,估计主人是做木薯收购生意的。一楼里面的后半部唯一的房间紧锁着,从门顶气窗往里看,两个小孩有些颤瑟瑟的卷缩在里面;工作队员楼上楼下都没有找到这家的大人,估计小孩的父母——超生对象早就闻风而从后门逃跑了。


        两百多人的工作队的到来,使得山村里“鸡飞狗跳”,但是这又似乎并没有给广大的村民带来什么不良影响。除了部分超生对象的家庭门户紧闭以外,其他人家的一切生产生活都很正常。对工作队开展工作,村民没有围观,更没有围攻,没有过激的言行;对工作队的车辆,村民非但没有丝毫的损害,而且来靠近的人都很少。镇里虽然也派出警员、警车参加行动,但随队的警察都没有直接参加稽查活动,他们只是“以防万一”,只是负责工作队员的安全,所以他们一直都村委会里待命或在小卖部里聊天。


        十点半左右,活动指挥长考虑到村里剩下来的超生对象,不是已经外出打工,就是在工作队没到他家前有意躲起来或者已经出门到田里做工去了;所以,只好宣布“鸣金收兵”——撤退。


       在村中央道路,二三十辆汽车一列接一列,开始有序地返回。


       一次规模较大的计划生育稽查活动就这样结束了,Q村——F镇一个多年攻不下的计生“钉子村”,就这样顺利解决了,工作的顺利很出乎我的意料!我原先对计划生育工作的印象已在这现实中被彻底否定!在整个行动中,所有的工作队员始终坚持“不动群众一针一线”;没有暴力,没有谩骂,没有粗暴的行为措施,没有出现不正常的现象;一切都有序、有理、有节,并依法进行,耐心说服,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这些是我第一次参加计划生育运动的深切体会。但从工作中,我又感觉到,县里派下来驻点的工作队,要比镇干部谨慎而耐心,镇的工作队员相对比较泼辣,比较大胆;而大多数象我这样从县里机关临时派下来支援的队员,由于没有经过相应的培训,没有相应的执法证照,而且很多人还是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在不得已的情况下来参加活动的,因此在行动时只是充当“壮大队伍,壮大声势”的角色,没有直接地与超生对象接触,大多数只算是个“称职的观众”。


        攻下了Q村,F镇的计生工作算是打开了一个新的局面了。钉子村解决了,镇里不再开展统一的大行动,各挂钩单位和镇里的干部就按照原来分好的几个工作小组分别分头到各村继续开展工作。


        为了按时完成这次春季计生工作,在几天后的3月20日,我单位所在的工作小组又要进行一次较大的行动,我又一次被派去增援工作。


       我们照样凌晨四点半就从县城出发。这次,我们吸取上次的教训,为不被挨饿,先在县城的夜市吃过米粉再出发。


       到了F镇,我们分别乘一辆小面包车和一辆三菱越野轿车,前往D村开展计生稽查;因为D村离镇里有20多公里,路程较远,所以不到早上五点半就我们出发了。


       D村群众的觉悟相对比Q村高,每年都有一些超生对象自觉去采取节育措施或上交超生的社会抚养费,目前该村中超生的对象还没有落实措施或交费的不是很多。


        由于之前镇里并没有派人来摸过底,没掌握有具体的情况。所以这次来,工作队没有具体的对象,大家心里都没底!


        六点十几分,我们的车到达D村村边,照样把车停在了村外,大家步行进村。进村后,大家又分3个小组,每个小组3-4个人,大家分头行动,每个小组负责一片民房。我和单位里临时一起下来支援的两名同事:小伙L、大姑娘W,跟镇里的领导H组成一个小组,由于事前没掌握有明确的对象,经验老到的镇干部就只好打着手电带着我们挨家挨户的去侦察(但所走访的都是历年还没有落实措施的人家)。


        在这黎明的前夕,走在这偏远的小山村里,踏着那石头垒起来的台阶,我们不仅不敢高声言语,而且连脚步也自觉地放得很轻。我高一脚低一脚的只顾跟着镇里的领导H走着,身边的鸡鸣狗吠猪叫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我心里怎么也不踏实,多少还是有些恐惧!因为,这时候,我们的身边偶尔会闯出一个黑乎乎的大狗,冲窜过来,蠢蠢欲动的猛吠几声,直叫你胆战心惊!


        H的手电筒所照到之处,若发现某家屋橼、走廊、阳台上凉晒的小孩衣服很多,则这一户肯定小孩多,十有八九是超生对象,工作队就会留下2-3人来,守候在该户人家的大门,等着超生对象起床后进行稽查,落实具体情况后,就积极劝他(她)去采取措施。


        可我们串了几家,都没有发现超生的对象,连“疑似”的目标也没有。


       天蒙蒙的逐渐见亮了。这时候,我才发现D村是个处在大山里的村子,两边是大山,进村的道路处在两山的峡谷中,路左边底下是一条溪流;隔着小溪是一带稻田。村子就分布在两边的山坡上。


       我们小组走下大路,看到了路底下靠田边有一排(幢)只有一层的楼房和几间泥坯砖建成的低矮瓦房,其中一间瓦房门开着,屋里亮着灯光。我们走进农户的天井,这里居然有六七条大黄狗,或躺着,或坐着,或站着,或跟着我们的身后步步紧逼,每一条狗的眼睛都警惕地盯着我们,并且那充满敌意的眼神全都随着我们的移动而移动,其中有的不时还猛吠几声,我和同事L、小W都很紧张,紧紧地跟在H的身后,来到那灯亮着开着门的瓦房门口。这是一间典型的山村农民的厨房,屋里两位老人(估计是夫妇),女的正在搬柴烧火做早餐,男的正在洗脸。H进门向两位老人亮明了身份——“我们是县、镇计划生育工作稽查队的”,然后,向老人说明了来意,询问老人家的儿子、儿媳是否有超生的行为,是否已经落实计划生育措施。老人没有敌意,坦诚地向我们说明了家庭的情况,并说明儿媳妇已经落实了相应的措施;然后,那婆婆自觉地去敲儿子的房间(一层的楼房),一会儿,她儿媳妇穿着睡衣满脸睡意的打开门口,向我们出示了她落实计生措施的证明。H看过证明,确认她确实已经落实了措施;为那媳妇和两位老人对我们工作的支持,H诚恳地表示了谢意!


        我们的“责任区”走访完了,没有收获!


        我开玩笑的说:“看来,我们今天只有把小W拉去结扎才能交差了!”


       “晕倒!去你的!先扎你,免得你多事。”


        我们只好去支援其他小组。


        我们回到停车处,跨过路底的小溪的木板桥,过到我们刚才的“责任区”的对面村,来到了同事F和T所在的小组,他们刚才一直与一个超生的家庭僵持着,对党的计生政策不理解的超生者的父亲 —— 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人,正拿着一把钩刀(砍柴、割草的镰刀)在磨刀石上一边用力地来回磨擦,一边满脸怒气的大骂着工作队员。面对那情绪激动的老人,工作队员始终与他保持着相应的空间距离,以确保安全;同时,工作队员一直反复地耐心地向他及他的儿媳妇宣传计划生育的政策以及节育的好处。等我们赶过来时,已经看不到那僵持的局面,那老人已经不知到了何处,那超生的妇女已经同意跟工作队去落实(节育)措施。


        我们2个小组的成员又合在一起一齐往回走,一起护送那超生的妇女走过木板桥直到面包车。然后,大家又回到路底下、木板桥头与第三小组汇合,这里又有一例超生的对象。


        第三小组一直在这户门前等待着。这一户,只有两间半的低矮泥砖瓦房,瓦房建在大路底下和小溪之间的一块耕田上,应该属于非法占用耕地的建筑物,两间瓦房连在一起构成“套间”,侧畔半间看来应是厨房;房子周边堆放了很多干柴干草。从这房子的简陋建设,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比较贫困的家庭。第三小组的队员在此久等,可屋里都没有声音,门一直没有打开;门边,一只小狗不停地乱吠着。据了解,房主是个四十来岁的人,早年一直娶不到老婆;几年前,不知通过什么渠道才从我们的邻国Y.N国买了一个女人回来做老婆,这桩“跨国的非法婚姻”(没有办理结婚登记手续),两年前就已经生育了2个小孩,而且其生育也都属于“非法生育”(没有办理生育手续)。由于这对“夫妻”的脾气都很粗暴,平时谁也不去惹他们,所以,近年镇的计生工作队一直动员不了他们,他们也因此成了该村计生的“钉子户”。


        这次,我们县、镇两级工作队如果再拿不下这个钉子户,就会影响到该村今后的计划生育工作的顺利开展。所以,我们3个小组汇集在一起,几个人轮番地叫门。九点左右,屋门终于打开,男主人双手反揽在后,背上背着个小男孩走出门来;看那男人饱经风霜的脸,不象一个四十来岁的人,倒象个五十几岁的样,他表情复杂的脸上充满了对工作队敌意和鄙视。工作队员不失时机地迎上去,亮明身份,说明来意,要求他拿出计划生育的有关手续和证明。可是,那男人对工作队不理不睬,自顾地背着小孩往外走;几个工作队员跟着他,耐心地向他宣传计划生育政策,并规劝、动员他或由他的“妻子”尽快落实节育的措施。男人并没有配合工作队的工作,开始粗言谩骂工作队员,他撒下反搂着背后小孩的双手,小跑着要离开工作队,同时顺手从屋旁柴堆中操起一根2尺来长的柴棍,欲以武对付走近他身边的工作队员;他背上的小孩惊得大哭起来,双手紧紧地箍抱着他的勃子;工作队员紧跟着他,一边防备着他的袭击,一边及时地规劝他不要错上加错,向他说明武力对抗工作队的严重后果。


       到了这时候,那男人说:我一个男人是不会跟你们去结扎的!要去,你们叫我老婆去好了!


       这时候,屋里传来了一个非常激动的女高音;开始,我没有注意,不知道她在说些什么,仔细一听,这是一种不很标准的本地话,原来这Y.N国来的女人已经学会了本地的方言,听得出,她既在骂自己的老公把她“出卖”了——叫工作队带她去落实措施,同时也在咒骂着工作队。这是一个真正的泼妇!她不停的咒骂声在山谷中回荡着。


       泼妇的骂街声,男人的粗言俗语,小孩的哭叫声,门前小狗的乱叫声混在一起,使得住在路上方山坡上的人家都出门来看个究竟,路过的村民也偶尔驻足观看。


       那异国来的泼妇一直和另一个小孩在房间里不肯开门出来。


       与工作队僵持了约一个钟头,那男人看看拖是拖不下去,躲也躲不开了,自己的老婆又不愿意去结扎,他只好自己回家去换上衣服,穿好鞋跟我们上了面包车去采取措施。


       就这样,我们是艰难地又动员了两例超生对象去采取节育的措施。


       上午九点半,我们开始离开D村,往镇政府返回。在车上,我向今天在第二小组的下来驻镇的同事F和T详细地了解了早上遇到那老人磨刀和骂人的情景,F和T说:这没有什么,不理解计生政策的人很多,与计生工作队存有敌意的人也不少,抗拒、阻碍计生执法的现象也时有发生。前一天,他们所遇到的情况比今天这个还要惊险:一个男子向进村开展计生稽查的工作队挥舞着一把两尺来长的银光闪闪的腰刀,恐吓着扬言要砍我们的队员;可是工作队并没有与他硬碰,一方面耐心地向他宣传政策,另一方面考虑到这是一把管制的刀具,留着总是一个隐患,所以还是报了警。最后,派出所民警赶去,强行没收了那管制的刀具,还拘留了那持刀叫嚣的妨碍公务的男人。这些惊险的场面我都没有碰上。


        说话间,不知不觉的我们的车在距离镇政府约六七公里处停了下来。原来,一辆载人的三轮“摩的”(摩托车)抛锚停在了路边,车夫正在车旁检修车子,车上坐着三个年轻的妇女,看样子都是已婚的少妇。工作队带头的三菱车在三轮摩的前面停了下来,我所坐的小面包车则停在了三轮车的后面,两车把三轮车前后夹了起来。大家都分别下了车,坐在三菱车里的女领队S向三轮车上的几个女人出示了稽查证,亮明身份后,接着开始了解她们落实的计生情况。三个少妇相继跳下车来,个个脸上露出了非常尴尬的神情;三个女人都说自己不是本地人,是从M.S县来此打工的,并都承认已经结过婚;听口音,三个实在都不象本地人。面对我们的稽查,其中长得矮胖、丰满也是比较机灵的一个说:“我已经在家乡结扎了,老公死了,我才出来打工。”刚说完,另外两个也跟着如此说。我的天啊!三人都同样的答案,都同样的情况,都“死了老公”。


        很明显,这是在欺骗我们!而且三人不仅拿不出相应的计生证明,连自己的身份证也拿不出来。此时,三轮摩的车夫怕惹上麻烦,早已趁机溜走了。我身边的镇领导H小声地说:这几个是“鸡”(注:卖淫的女人),一直都在附近几个圩集活动;昨天是T村(一个本县与H县交界的村级圩集)的圩日,今天镇里是圩日,现在她们是从T村赶过来“做生意”的。听到此,我们对几个女人多了几分的鄙视。


        领队S决定让三个女人先跟我们一起回镇里,然后向她们家乡的政府了解情况后再说。听到要带她们到镇政府,三个少妇本来就个个眼脸松弛,眼眶微黑,一脸的疲劳样,现在加上非常紧张的神情,脸上又充满了万分的无奈和恐惧,那表情比饭店里的酱味盘还要复杂,所以,在我看来她们虽然年轻,可真没有一点风采!


        看到自己就要被工作队带走,那矮胖、丰满的少妇小声地对我们领队S说:“我不跟你走。我是残疾人!”说完,她躬下腰,拉起左脚裤腿,只见左脚全绷着绷带,她抓住小腿,把左脚从膝盖处卸了下来;她手里提着那脱下来的像长筒靴子一样的假肢,以此来证明自己是残废人。晕倒啊!老天,我们一下全给震撼了。


        与我同车的镇领导H走到S的身边小声地说:“这几个都是‘鸡婆’,算了!不理她们了!”


        面对一个能够脱下自己肌体的残疾人,一个残疾的卖淫女,我们很意外,而且显得有些措手不及,有些被动。刚才大家在为她们诅咒自己老公而鄙视她们,现在又为她是一个残废人而有几分同情她!


        最后,镇领导S对三个女人说:“你们走吧!以后‘工作’时可记得戴套(避孕套)!记得避孕!别沾了一身毒,别把病传到我们这地方来!”三个女人只好懊丧地怏怏地往回走。


        我们大家回到车上,残疾的卖淫女成了大家一时的话题。不知谁冒出了一句:这女人,要是在“做工”时,在床上被某男人蹬掉了一条腿,那是怎样的一种情景呢?恐怕这一吓,那男人这辈子就别想再快活起来了!…….


        说实在的,我觉得这个想象,有些下三流,而且拿一个残疾人来谈论,很不厚道,也很不人道!就因为她是一个卖淫的女人吗!?但在当时,这话题确实可以激活大家已经疲倦的神经!


       我们的车子回到离镇里约两个公里的地方,公路上,一个年轻的女人正背着一个小孩,手又牵着个稍大点的小孩从镇的方向往回走。我们的两车又停了下来,胸戴工作牌的镇计生服务站站长走过去,询问了那女人与两个孩子的关系。女人介绍了自己的籍贯、住址,并说明她是个保姆,两个孩子,一个是她的,另一个是她帮别人带的。


   
       因为现在的计划生育稽查活动月,那女人没有什么可以证明自己说的是实话。工作队只好耐心地向她解释政策和说明工作队的目的。后来,那女人还是同意上车跟我们回镇政府接受稽查。


   
        回到镇政府,S马上叫人电话调查了解那女人说的情况;最后,所在的村委会回复,那女人说明的情况属实。S向那女人表示歉意,对她的支持和配合工作队的稽查表示了感谢;随即,S安排司机开车把那女人一直送回到家去。


        就这样,我第二次参加F镇计生稽查活动结束了。时间到了中午,S看看人数不多,决定请我们在镇里吃个简单的快餐;从凌晨四点吃早餐到此时,肚子也实在是有些饿了,所以,大家也不客气,就没有推辞。


       午饭后,我们几个下去支援的队员就返回县城,而其他几个驻点的同志继续和S等镇领导、干部一起下村去继续稽查…….


       通过这参加F镇这两次计生稽查活动,我对基层政府开展农村计生工作的困难真是有了切身的体会。我觉得农村计生工作之所以难以开展,并被称为“农村工作的第一难事”,主要有几方面原因:一是由于我国经济还欠发达,人民生活水平不高,广大农村的养老机制还没有建立和健全起来,农民朋友的养老没有保障,只能按照传统“养儿防老”,依靠儿女养老,这样就导致了在农村“多生小孩”并且一定要“生儿子”(因为女儿出嫁后,不再在父母身边)这种现象的出现。二是基层政府对计生政策的宣传和节育知识的教育还滞后,还不是很到位,使得部分的适龄夫妇及其父母对计生工作了解片面,甚至有误解的现象。此外,农村人口的素质及受教育程度低、法制意识淡薄、大局意识欠缺等都是影响计生工作的因素。目前,在一些落后的农村已经陷入了一种“越穷越生,越生越穷”的恶性循环中,给地方经济发展和计生工作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从我参加的两次计生稽查活动看,本地政府开展农村计生工作还是比较规范,能够严格执行中央关于计划生育的“七个不准”的政策;工作中,工作队只面对超生者,没有对家属、子女采取任何的不良动作、行为,也丝毫没有动超生者的任何家庭财产。


       F镇的计生稽查活动,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觉得:在农村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亟待解决的矛盾和问题还真不少,农村的计生工作是任重而道远!
 

 

 


阿强
2007年3月下旬(2010年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